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地球转动

“地球转动”网易邮箱:ke20108@163.com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开荒种橡胶的日子(九)  

2011-07-16 19:54:13|  分类: 我们的知青故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(请从第一章始阅)  当生命跌入深谷的时候,盲目拼搏只有死亡。我们应该用智慧去寻找搏击之路!

       ——与青年朋友共勉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我记得,那一年夏天,在海南岛乐东县的原始森林里,我们生产建设兵团的十几个小青年,到大山里去砍竹子。 

       陡峭的山路上长满了野草藤蓬,前边的人便拿一把大砍刀开路……进入林间,由于长年累月的人迹罕至,一群群粗壮的山蚊子狂欢着,围着出闷汗的,白白嫩嫩的我们这班学生兵拼命疯转;饿得发昏的已瘦成火柴枝般大小的山蚂蟥,纷纷从潮湿的落叶里弹跳出来,一下子就叭紧在人的皮肤上拼命吸血;千年古树上,青蛇藏在枝叶间蠢蠢游动……

       好不容易砍了竹子,每人抬了一捆就往山下走。但是,竹子太长,不是前面被树枝卡住,就是后面被野藤缠住。我们被弄得精疲力竭。平时就吊儿郎当的广州知青“百厌仔”,此刻干脆丢掉竹子,趴在地上骂爹骂娘:“丢你老母,这会儿真他妈的比死还惨……哟,累得老子真的快要死掉喽……”我明白他的饥饿和劳累,但是,谁也没办法!他趴在地上干嚎和埋怨就是一种消极的,驱赶过份劳累的一种权宜之计!但是,他堵在了我的前面,使我不能紧跟下山的队伍。我急得团团转,鼓动了半个时辰,他才半死不活地慢吞吞地抬起竹子,故意夸张得像个残兵败将似的跌跌撞撞地往山下走。唉,真拿这不正不经的癫小子没办法!

     我们早已和前边的人失去了联系。走到了一个三岔路口,我们茫然地停下来。我们大声呼喊,但大山里死一般寂静,前边的人竟像遁入了地下一般。

 

      我们只得在山上转来转去。真是神差鬼使,我们又转回到了砍竹子的黑竹沟。

      眼看红日西沉,山林像泼了浓墨似的,慢慢地变成了黛色,氤氲渐从林隙间涌出,大林莽很快就笼罩着沉重而悲凉的恐怖气氛。黑夜不可遏止地到来了。森林里黑暗如盖。有些很古怪的声音嗥叫着,忽高忽低、忽远忽近。为了避免猛兽的伤害,我和“百厌仔”像野人一般瑟缩在一个大树杈上。突然,近处有两条野性十足的黑影,在唏哩哇啦地追逐撕咬。那激烈的咆哮声、被咬伤的惨叫声以及愤怒的进攻声,使我们连大气也不敢喘一下,让我们紧张得心快要从口里蹦出来了。我估计,那是两只野公猪,为了争夺地盘,进行着殊死决斗。

      天亮后,大林莽从黑暗的地狱中回到了温暖的亚热带的阳间,森林里野蜜蜂自由自在地在百花丛中采花,鸟儿在树上唱着婉转好听的歌儿,山间的小溪流在汩汩地流着……一切都是那样的祥和、平静。

       昨晚的恐怖经历真是让人感觉梦境一般。但展现在我们面前的,确确实实是一大片被压倒的凌乱的草木,以及几滩腥臭的污血。两只野猪都不见了,太阳正在明镜般地看着大山,森林又恢复了平静。但我们心有余悸,忍着饥饿赶快寻找下山之路。

       翻过一个又一个草木茂盛的山头,淌过一条又一条乱石遍布的小溪。到处都是似曾相识的野藤篷,到处都是似是而非的长满杂草的小径。明明是往山下走,却又上了山;眼看是向东行,却又走到西……站在马嘴岭之巅,眼下尽是绿色的大大小小的山头,连绵起伏伸向天边!

      茫茫无际的山野使我们精神面临崩溃。在一条小溪边,“百厌仔”累得倒了下来,说什么也不肯再往前走了。我知道,这非常危险。三连有一个潮汕小青年,误入深山迷了路,死在大山里。连队的人找到他时,他已变成了一堆互不相连的白骨 ,令人毛骨悚然……

      看着匆忙流走的溪水,我感到很悲哀。啊,溪水,溪水,你匆匆忙忙流向何方?啊,你欢快的流淌,不就是奔向万泉河,汇入大海洋吗?而我们,何处是归宿……突然,这溪流像一道闪电,瞬间迸亮了我的思想火花……对,顺着这小溪流,我们不是就可以走出这茫茫大山了吗?!

      事不宜迟,我和“百厌仔”马上爬了起来,顺着这小溪,一步一步往下走。饿了,摘些野果吃;渴了,就喝山溪水。我们走了两天两夜,那溪水真的越汇越大。那哗啦哗啦的流水声,以及大瀑布从高处摔入深潭的声音,使我们倍增鼓舞。终于,我们从树木的缝隙中,看到了山下的草地、牛群、黎族人褐色的茅草房和高高的椰子树……啊,我们终于走出了遮天蔽日的原始森林,从保亭县的另一条大山脉中走了出来。  

      在强烈的亚热带阳光下,我们激动得又哭又喊、又唱又跳。我们用十六岁的智慧,驾驭着自己柔弱的生命,超越了第一道高高的人生坷坎,我们又怎能不激动,又怎能不歌唱?

      海南岛那道潺潺流水的小溪流,从此流入我年轻的生命里,融进我的血液中,与我共走着今后的漫漫人生路。

     (本文曾发表于某报刊,特此感谢该报编辑先生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13)| 评论(22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