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地球转动

“地球转动”网易邮箱:ke20108@163.com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开荒种橡胶的日子(六)  

2011-05-19 22:30:21|  分类: 我们的知青故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(请从第一章始阅)那时候,海南岛的牛是世界上最辛苦的牛。它给予人们的是源源不断的艰辛的劳力,帮助人们在恶劣的环境里生存。而人们扔给它的却是漠不关心的冷漠,甚至是不可想象的残酷!

     在原始森林里,连长带我们砍来大树,削枋凿榫,围成了一个露天牛栏。我们兵团的牛,你甚至可以说是无人管理的野牛,也可以说它们是一群在荒野中自生自灭的牛。白天,牛群通常由健壮的公牛带领,到深山里觅食。静静的大山里,牛脖子系着的木“铃铛”,随着牛儿觅食的摆动,敲出像敲木鱼般清脆的响声。晚上,随着暮色的降临,公牛就会带着大大小小的母牛和小牛走回牛栏……海南岛雨水多,下雨时,牛总是在牛栏里呆着,牛屎牛尿和雨水混杂,将牛栏搅成一个稀泥塘。牛栏里的牛,只有牛头露出来,牛身完全被“稀泥塘”淹没。牛栏里那些肮脏的牛头像刚从水底下面,烂泥巴中捞出的百年腐朽木头,散发满是霉味的臭气。满牛栏只有大大小小的牛眼睛在“稀泥塘”里闪亮着幽幽的蓝光。牛鼻子尽量朝着天上呼气,让人觉得着这一群牛正在恶劣的环境里苟延残喘,无奈地等待着世界末日的降临。这些近似炼狱的牛在世间实在是在活受罪!但有人说,海南岛的吸血虫子多,这样是为了防止虫子叮吸牛身上的血。如果真是这样,那就是一种让生命死去活来的残酷的爱护!

     当天气晴朗的时候,我打开牛栏,那些牛很久才缓过气来,一只只从“稀泥塘”里慢吞吞地弓起身子,走出牛栏。它们走在大路上,呼吸到了海南一年四季都带有花粉的新鲜空气,不时地扯一口路边的树叶边走边嚼,渐显牛的活力。牛尾巴不断地扇打着牛身上的稀牛屎,弄得一路都是撒落的稀牛粪。路上行人一不小心,就被洒的满身满脸都是牛粪,大家只得闪避。只有这时候,这些身上沾满牛粪的牛,才是这条大路上的主人,带着这队母牛的公牛这时才是这里至高无上的霸主。我赶着这样一群谁也不敢惹的牛,将它们赶到清澈的加河里清洗。牛一只只地很舒服地浸入水里,牛呼气的响声此起彼落。整条河河水马上变成浑黑色,那些小鱼小虾都逃得不见了踪影

     牛洗干净了身子,个个都变得乌黑透亮——那一只额头上有一个白花印子步履斯文的叫“花牯”……那一只脖子很粗很短很健壮的野性十足的叫“牛霸道”……那一只身材修长的叫“野村姑”,它还是个“黄花闺女”呢……

     我和广州知青梁立德给“牛霸道”穿上鼻环,让它拉着牛车,到深山里给连队拉柴火。

    “牛霸道”野气十足,很是不服气,瞪着眼睛,不听指挥。梁立德把衣服丢在牛车上,赤裸上身,后腰上挂了一把锋利的开山刀,翻身骑上牛背,威武英俊得像当地一个魔力壮汉一样,让人仰视不止。只要牛拉着牛车走在路上不听指挥耍野性子,梁立德便使出当地老乡传授的秘诀——用砍刀轻轻地拍打牛屁股。砍刀每拍一下牛屁股,牛尾巴就本能地往砍刀拍的地方扫去。那牛以为有天敌总是针对它的屁股,那尾巴扫得也很狠了些。殊不知,尾巴刚好扫在刀刃上,几个回合下来,尾巴就被弄得鲜血淋漓,这时,牛就觉得痛得钻心了,就再也不敢耍小动作了。当地有很多断了尾巴的牛,就是常年被砍刀作用的结果。

     “牛霸道”听话多了,回来的路上,拉着一千多斤的柴火,“吱呀”“吱呀”地沿着机耕路上的车辙规规矩矩地走着。那受伤的牛尾巴惊悸地夹在屁股缝里!

       来到一个陡坡前,“牛霸道”的动物灵性使它预知到前面会有一个巨大危机在等待我们。它露出极度恐慌的神态,呼呼地喘着粗气,低着头翻着白眼,用牛角狠狠地抵着地,说什么也不肯往上拉!

       我们仰头向上看,那斜坡确实陡得令人头晕得几乎站不稳——半坡以下平静得令人发慌,坡顶却风吹草动像有千军万马。

      梁立德跳下牛车,抚摸着牛头说:“兄弟呀,暂时委屈一下吧!”。梁立德像当地老乡驯牛一样,用衣服披住牛头,蒙住牛的眼睛,叫我拉紧牛缰绳往坡上拉,千万不能松手。他就在后边用砍刀猛拍牛的屁股。“牛霸天”刚刚领教了砍刀拍屁股的厉害,更加不敢怠慢,只要砍刀的冰凉刚刚触及到屁股,它就惊得拼命往坡上窜。牛车被拉的摇摇晃晃,坡上的碎石像撒豆子似的纷纷滚落下来。我为梁立德捏一把汗,只要稍不留神触动得牛仰车翻,车边的梁立德一定会被柴火压得死无全尸!我狠命拉紧牛缰绳,梁立德边吆喝边用砍刀大力地拍打牛屁股。他每拍一下牛屁股,牛尾巴就往刀刃上扫一下。梁立德被扫得满脸都是牛血,真像个凶残的屠夫!

      快到坡顶的时候,坡度更陡了。“牛霸道”在前面爬来爬去刨得四蹄生烟,后面的牛车就是纹丝不动。这个时候,不进则退。倒退的后果不可估量,这个关头是真正的危在旦夕。梁立德紧张得头发都竖起来了。砍刀拍打牛屁股的声音更加急促,整个场面近似疯狂,整个世界只有我、梁立德和牛……

       我和梁立德都没有想到,在我们绝望的时刻,“牛霸道”也许是出于野牛长期在恶劣环境进化的生存本能,它的双腿竟然向前跪了下来,屈膝向山上爬去。就这样,“牛霸道”的整个重心前移了,牛车居然被它拉动了。有人说,牛没有思想没有智慧,但我说,只要从远古走过来的一切动物,经过千百年的进化(进化过程本身就是思想和智慧的不断凝聚),就有思想,就有智慧,这种潜在的聪明和智慧会在某一个关键时刻爆发出来,只是人们接触动物的机会比较少,你不了解动物罢了。

      “牛霸道”喷着粗气,靠前膝一步一步的艰难移动,终于将牛车拉过了斜坡……

         牛尾巴流出来的鲜血摔在地上,摔成了无数一朵朵的小血花,从深山延伸出来,直至连队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3)| 评论(2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